海濘

您好這裡是海濘

入了劍三坑,從此稿子是路人

【全職】殘存(傘修架空向)-1

葉修跟葉秋每天都會經過這裡,兄弟倆念的是鎮上的高中,畢竟從家裡走到學校這條路是最快的,階梯上去後一個老舊的神社,平常


沒什麼人會去。平常葉秋總是碎碎念說葉修總是讓他遲到如何,而葉修則是漫不經心的觀望著,對自家老弟說的話充耳不聞。


一樣是兄弟一起回家的某日,那天夕陽特別紅,像是古人說的逢魔時刻,感覺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一樣,沿著走到快爛掉的小路,經


過那個神社時,葉修似乎看到了一個人影,普通的衣服但是撐著紙傘,非常的詭異,想更仔細看的時候發現不見蹤影,讓他眉頭皺了


起來。葉秋發現自家哥哥的不對勁,順著他的視線望去,空無一物。


「我剛說的到底有沒有聽進去啊混蛋老哥!!...怎麼了?」


「...沒事,眼花了。」


原先以為就到此為止,這次因為葉秋學生會有點事情,葉修獨自回家,再次經過那個神社時發現上次看見的人影在鳥居下方,一樣撐


著紙傘然後轉過頭來看著他,那個容貌讓葉修既陌生又熟悉,曾見過卻又想不起來。


「你...是....」


那人只是揚起有點欠打的笑,揚揚手上的紙傘往神社的階梯上去,葉修跨步追上,踩了幾階後突然清醒了過來,那人看見葉修停了下


來也停住了腳步,臉上依舊是囂張又欠打的笑,那副模樣非常的熟悉,然後一個名字一閃而過,葉修想起來了那人的名字,是--


「沐...秋,蘇沐秋!」葉修連菸掉在了地上都沒發現,眼中滿滿的震驚


『嘿,終於想起來了?』那人瞇了瞇眼,挑高了嘴角。


『好久不見,葉修。』太陽逐漸西下,映的天空如血般的紅,


葉修看著階梯上的人,不發一語悶頭向上衝,上方的蘇沐秋一愣,隨即轉身躍上階梯,用著不像人的速度將葉修遠遠拋在後頭,當他


抵達神社數十分鐘後才見到葉修氣喘吁吁地踏上最後一階,旋即跪倒在地大口喘氣。


「跑...這麼...快......做什?誰...跟...你比...了...啊!」葉修癱坐在地上大喘著,也不管地板骯髒與否。


『這不是習慣了嗎,好歹在體力這塊我還是有幾分贏面的,你這死宅。』兩人之間僅有兩三步之遙,蘇沐秋蹲了下來與葉修平視,等


他喘完的期間不忘嘲笑葉修,搞得葉修顧不得形象抓起地上的沙子朝他揮去,蘇沐秋反應不及被噴了一臉,呸了兩聲拍拍臉上的沙,


看葉修露出欠打的笑。


「怎樣,這招不錯吧?想當年打架我可沒少贏過你。」


『呸呸呸呸呸,就屬你陰招最多,你這--』


兩人對視,三秒後仰天而笑,連初見的隔閡感都在這樣的狂笑中消失了,蘇沐秋伸手將癱在地上的葉修拉了起來,兩人坐在神社前的


階梯上,蘇沐秋依舊撐著傘,兩人看著逐漸昏暗的天空,直到山下的城鎮點起燈,月亮與星辰緩緩升起。


『好了,也該走了。』蘇沐秋起身拍拍灰塵,走下階梯,葉修緊跟在後,直到回到熟悉的道路上,兩人站在神社的階梯前相互道別。


「還會來嗎?」葉修看著眼前的蘇沐秋,路燈映照下的他讓那股違和感又再度浮現。


『會,跟今天一樣,拜。』蘇沐秋語畢隨即轉身離去,葉修就這樣看著他離開直到看不見為止,至少知道他還會再出現,但是那股奇


怪的感覺卻一直揮散不去。


故人再見該是歡喜的,但是葉修卻沒有欣喜的情緒,他想那是因為在接觸的那一次就明瞭了什麼。


那人的體溫,非常的冰冷。


--------------


無意外是悲劇收場


评论

热度(4)